首頁 新聞頻道 寧德新聞

學習時報獨家報道丨習近平在寧德系列采訪實錄第十六篇

2019-06-24 09:23 來源:學習時報

“習書記身上始終體現著一種務實精神”

——習近平在寧德(十五)

采訪組:王總編您好!習近平同志在寧德時一手主持了《閩東日報》的復刊工作,您作為當事人,請談談當時的情況。

王紹據:《閩東日報》創刊于1952年4月,前身叫《新農村報》,1958年7月改版為《閩東日報》,曾被評為全國三家先進地方報紙之一,《人民日報》1960年6月12日曾刊發《閩東日報》代表介紹經驗的文章。1961年,因經濟困難,《閩東日報》又改為《閩東報》,隔日出刊,后改為周三報。1969年在“文革”時期停刊,一停就是20年。

1988年,習書記來到寧德之后,感覺這里交通不便、信息不暢、基礎不好,指導基層開展工作有困難。這種情況下,他提出由地委宣傳部研究恢復《閩東日報》。我覺得他應該是受到原省委書記項南同志影響,項南書記有一句名言:“不懂得利用報紙做工作的領導是手工業式的領導。”就是說,沒有新聞輿論就不利于開展工作。所以習書記下決心一定要把這個報紙辦起來。可是《閩東日報》要復刊,人、錢、物什么都沒有,怎么辦?習書記就一個問題一個問題來解決。

第一件事就是物色合適人選。當時有兩種方案:或者請《福建日報》的記者、編輯來幫助復刊,或者高薪到外面請人來辦。后來,這兩種方案都沒有成功。一是《福建日報》的記者本來就有很多事情,這邊復刊工作量很大,兩頭兼顧不下來;二是當時財政非常困難,捉襟見肘,一些地方干部的工資都發不出來,何談高薪請外援。最后決定就地取材,在寧德本地尋找辦報人才。我當時在福鼎縣當縣委辦公室副主任兼新聞科長、廣電局長,主要負責新聞方面的工作,算是有一點經驗。于是,這項光榮的任務就落到了我頭上。

其實,當時我對他們物色人選的事一無所知。我清楚地記得,那是1989年8月26日,習書記的秘書打來電話說:“老王啊,我們習書記有事情找你,你明天到他辦公室來一趟。”我當時聽了,心里忐忑不安,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。8月27日早上7點鐘,我就動身出發,從福鼎到寧德走了4個小時,到了地委大院,我熱得氣都喘不上來。習書記在辦公室里,一看到我來了,馬上走出來,親切地和我握手,說:“紹據同志,你辛苦了!”他看到我滿身是汗,趕緊從櫥子里拿出一條嶄新的毛巾給我擦汗,還端了一杯茶過來,讓我先歇一歇。我本來覺得很拘束,但見他這么親切,感覺距離一下就拉近了。

習書記讓我坐在沙發上,和我談了起來。他說:“這次我們研究準備辦一張報紙,想請你來負責復刊的具體工作,盡快把《閩東日報》重新辦起來。你有什么困難,都可以跟我說。”聽他講完,我嚇了一大跳,一時沒反應過來,脫口就跟他講了三句大實話。我說:“習書記,我一沒有文憑,小時候家里窮,13歲就輟學了;二沒有辦過報紙,毫無這方面經驗;第三,現在寧德地區財政這么困難,要辦一份報紙談何容易啊!”他聽了以后,稍微思考了一下,針對我說的三點困難一一給我吃定心丸。他說:“文憑不是問題,關鍵是有敢于擔當的責任心。我看到你1984年在《人民日報》上發表的讀者來信,當時你敢于揭露寧德貧困狀況,為廣大群眾疾呼,引起廣泛討論。就沖這一點,就說明你對閩東有感情,對黨的事業有擔當,我相信你。關于經驗問題,你畢竟在基層寫過新聞稿,在復刊工作中還可以邊實踐邊學習,不斷積累經驗。經濟上,現在我們財政確實非常困難,但地委決定從‘牙縫’里擠出10萬塊錢給你作為‘起家本’,相關人員由你組織,用兩個月時間把報紙拿出來。”

就這樣,習書記和我談了20多分鐘。我完全沒想到,我與習書記素未謀面,第一次見面,他就對我如此信任,又如此坦誠,打消了我所有的顧慮。我下定決心不辜負他的期望,把《閩東日報》重新辦起來。8月28日我回到縣里移交工作,第二天就到寧德上班了。

采訪組:《閩東日報》復刊期間,有沒有遇到什么困難?習近平同志當時是怎樣幫助解決的?

王紹據:那個時候報紙復刊就是一切從零開始,一無所有,先在軍分區一個小閣樓里租了兩個房間,開始“招兵買馬”。考慮到從事新聞工作要有一定的學識和素養,我們就先從教師里招人,這樣上手比較快,也能保證辦報質量。

時間一長,又面臨一個新問題:軍分區的房子很貴,兩間房的房租一個月要600多塊錢,那個時候是不得了的。租了半年多以后,我實在是覺得負擔太重,就找到習書記說:“書記,我們就這10萬塊錢,想方設法省著花。可光房租這一項就要用掉好多錢,我是真心疼啊!”他聽了之后,告訴我他心中有數,他來解決。后來,在習書記的協調下,我們的房租就全部免掉了。少了這一項負擔,我們更加心無旁騖地做著復刊工作。兩個月時間,我瘦了20斤,但能跟著習書記做這項有意義的事業,我感到很值得。

終于,1989年11月1日,《閩東日報》復刊了。那個時候不叫《閩東日報》,叫《閩東報》,因為是一周一期,后來變成一周三期,直到1993年才變成日報。習書記親自為《閩東報》撰寫了熱情洋溢的復刊詞《堅定方向弘揚正氣振興閩東》。他寫道:“期望《閩東報》重展當年雄姿,緊扣時代脈搏,在堅持四項基本原則、堅持改革開放、建設社會主義新閩東的宏偉大業中奏出時代的強音。”他親自擬定了辦報宗旨和編輯方針,提出要大力宣傳本地區各條戰線的新成就、新人物、新典型、新經驗,探討新問題。還要幫助廣大干部群眾了解信息、拓寬思路、增長才干,促進閩東經濟振興,推動社會主義各項事業向前發展。

采訪組:在《閩東日報》復刊過程中,習近平同志就辦刊等問題和您聊過哪些想法?

王紹據:我們當時住得很近,他在地委宿舍,我在軍分區,他平時經常到軍分區散步,晚上有時候就到我這里來找我閑聊。他經常和我講一些辦刊的想法。講得最多的有這樣三條:一是新聞工作要把握時代脈搏,既要結合當前形勢傳達好、宣傳好、貫徹好中央的各項方針政策,又要著眼閩東實際,為振興閩東服務;二是報紙要形成一面旗幟,成為地委的喉舌,發揮正確的輿論導向作用;三是報紙內容要接地氣,要反映群眾真實的心聲和呼聲。他很推崇毛主席講過的一句話:“一個報紙既已辦起來,就要當做一件事辦,一定要把它辦好。這不單是辦的人的責任,也是看的人的責任。”可見,他對辦好《閩東日報》、對做好閩東的新聞工作有很深入的研究,也有深刻的思考。

采訪組:習近平同志調離寧德后,對《閩東日報》還一直關注嗎?

王紹據:1990年6月,習書記就調到福州去了,但他一直關心著《閩東日報》的發展。《閩東日報》復刊10周年的時候,他寫了一個題詞“為振興閩東服務”,15周年的時候,他在浙江省委書記任上,又專門發來了一封賀信。1996年,報社從軍分區搬出去,在法院舊址上蓋新大樓,8月10日舉行奠基儀式。當時習書記已經是福建省委副書記,但他是我們的老書記,又是推動《閩東日報》復刊的決策人,我們還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態給他發了請帖。本以為他公務繁忙,脫不開身,可沒想到當天他專程趕到這里,就為了出席僅有10分鐘時間的奠基儀式。這對我們閩東報人是一種莫大的支持和鼓舞。

還是2000年,我帶隊走訪全省特困鄉洪口鄉,考察了這個曾是全省最困難鄉鎮的脫貧歷程,寫了一篇7000多字的《走近洪口特困鄉》長篇通訊,發表在《閩東日報》上。沒想到習書記注意到了這篇通訊,還一口氣作了100多字的批示,大意是:看到這個特困鄉有這么大的變化,他感到非常喜悅;但是這個變化還是階段性的,我們的扶貧工作還需要繼續努力,希望全省各地都要繼續努力。他離開閩東,仍然牽掛著閩東,也一直關心著《閩東日報》的發展,還特別樂于看到《閩東日報》在閩東脫貧致富路上發揮應有的作用,我想這也是他當初推動報紙復刊時的初衷吧。

采訪組:習近平同志一直牽掛著寧德的扶貧狀況。您作為新聞工作者,當年有沒有和他一起下鄉調研的經歷?能給我們講一些具體的事例嗎?

王紹據:1998年、1999年,習書記擔任省委副書記兼省農村工作領導小組組長,我跟他下鄉的機會比較多,每次到寧德都是我陪他去調研。他的調研工作非常深入,而且非常務實,尤其關心貧困群眾和弱勢群體的生產生活,解決連家船民上岸和茅草房搬遷問題就是典型例子。

連家船民是福建最危困的一個群體,廣泛分布在沿海地區,主要在閩東,大概有13000多人。他們一生都在海里面漂泊,一家人擠在一條船里面,船就是房子,就是所有家當。連家船民過去被人歧視,叫作“曲蹄”,因為他們世世代代蝸居在船里,腳都是彎的。船上的漂泊生活非常危險,遇到狂風暴雨,船一翻,一家人的性命都沒了。所以習書記下定決心解決連家船民上岸問題,給他們在岸上建了房子。

上岸問題解決之后,他并沒有認為這件事就結束了,又去找那些連家船民搞回訪,我跟他一起去過。結果,我們發現不少人上岸之后又回到了船里。這引起了他的重視,房子都建了,為什么他們不愿意住在里面?帶著這份疑問,他堅持打破砂鍋問到底。1998年夏秋之交,我陪他到霞浦縣鹽田鄉,走進船艙,和船民面對面交談。習書記個子很高,而連家船的船艙很矮小,他幾乎就是趴著進到船艙里的。我們找到船老大,問他:“岸上已經給你們建了很好的磚瓦房,你們為什么不上來?”船老大見到習書記,很吃驚,沒想到這么大的領導會跑到船上來找他。他很感動地說:“想不到你這個大官會來到小船里,我就給你們說真話。我們這些人一輩子靠海為生,上岸后只有一個房子,有什么用?我們吃什么?哪有錢買菜、哪有錢買衣服?”習書記聽后,回到機關就召開會議進行研究,后來又回到連家船聚集較多的福安縣開了一個現場會。他說:“解決連家船問題,根本的是解決船民上岸、定居、樂業一整套問題,不僅有房可住,還要有業可就。”他還提出很多具體務實的意見,比如給連家船民建的房子不能建高層,照顧他們的居住習慣;要讓他們能夠養雞養豬,能靠養殖業解決生計問題,等等。這個現場會開完以后,他立即要求做好相應的實施和推廣工作,連家船民上岸問題從此得到徹底解決,人上岸了,心也上岸了。

另外,我感到習書記對寧德文化建設也非常重視,把閩東的錦繡河山和燦爛的文化傳統比作“閩東之光”。我們閩東的確有很多特色文化,尤其是畬族文化。畬族沒有文字,但有獨立的語言,他們的歌叫作畬歌,在一些飲食服裝方面很有特色。當時習書記對這些內容都很感興趣,還多次開會強調要多從文化角度找到閩東的閃光點,做到知我閩東、愛我閩東。他還就怎樣傳承畬族文化、保護畬族文化提了很多意見,鼓勵閩東搞旅游開發。這在當時來講,都是很超前的觀念。

采訪組:當時您陪著下去調研,習近平同志一般都和群眾聊些什么?問些什么問題?

王紹據:習書記很接地氣,問的都是實實在在的話、群眾聽得懂的話,比如說家里有幾口人,今年收入多少錢,收入靠什么,每樣能賣多少錢,等等。而且他不是隨口問問就算了,了解之后還會認真計算一下。比如說養豬收入多少錢、賣茶收入多少錢、種蔬菜等經濟作物多少錢,把這些零散的加起來,和之前地方政府匯報時講的數字作比對,就知道那些數字是否有水分。比如稻谷,畝產1000斤就不得了了,平常也就是七八百斤,如果有的地方報1500斤,他就知道肯定是虛報了。習書記在陜北當過七年知青,對農活很在行,在這上面搞貓膩騙不了他。他和群眾聊天都問真情實況,基層干部不敢給他講假話。他的務實,正體現于此。

采訪組:2016年2月19日,您在赤溪村與習近平同志進行了視頻連線。您認為當時為什么選擇赤溪村這樣一個地點?

王紹據:赤溪村麻雀雖小五臟俱全,可以說就是中國扶貧的一個縮影。1984年,我在福鼎縣委報道組組長任上,也算是基層一個普通的通訊員,有一次到赤溪村調研,震驚于當地的貧窮落后,那真是“祖祖輩輩吃番薯度日,買不起鞋子光腳板”的辛酸景象。我寫了一個情況調查《窮山村希望實行特殊政策治窮致富》,寄到《人民日報》,沒想到《人民日報》6月24日在第1版上以讀者來信形式刊發出來,當時喬石同志作了批示。批示傳真件很快傳到福建省委,又傳真到我們福鼎縣委,1984年6月下旬,赤溪村扶貧工作就正式開始了。這是我們黨最早有領導有組織地開展扶貧工作的村,所以叫作“扶貧第一村”。30多年間,赤溪村經歷了“輸血”“換血”“造血”三個扶貧歷程。輸血扶貧就是缺什么給什么,缺錢給錢、缺糧食給糧食。換血扶貧就是實施搬遷,因為當地陸地條件太差,作物很難種植,既然一方水土難養一方人,就搬到條件好的地方去。最后是造血扶貧,如果不能發揮人民群眾的內生動力,扶貧最終是扶不起來的。赤溪村因地制宜精準發力,激發群眾的脫貧意識,敢于同貧困作斗爭,現在依靠開發旅游資源和村民自主創業,赤溪村已經實現了脫貧致富,成為中國許多貧困山村脫貧致富的一個典型。

2014年是《人民日報》刊登赤溪村貧困狀況30周年,《閩東日報》刊登了整版“中國扶貧第一村的嬗變”,由福建省委辦公廳摘其要報送到國家民委,國家民委把相關內容做成簡報,呈送給習近平總書記。他看了赤溪村的變化,作了200多字的批示。      2016年2月1日,《人民日報》頭版刊發文章《脫貧路上的赤溪村》,第10版整版刊發了長篇通訊《“中國扶貧第一村”脫貧記》,這兩篇文章中都提到了我。據說總書記在十分繁忙的情況下把這兩篇稿件都看了。我想,習書記選擇在赤溪村視頻通話,代表了他對寧德這片土地的深深眷戀,也代表了他對寧德人民的深深惦念。而他選擇與我視頻連線,可能也是看了這兩篇新聞稿的緣故。

采訪組:請您給我們講講當時視頻連線的具體情況。

王紹據:當時我完全沒想到自己能和總書記視頻連線。2016年2月,《人民日報》兩篇報道刊發不久,市委宣傳部長給我掛電話說:“你最近不要離開寧德,北京有客人可能要找你。”我沒想太多,就說可以。到了2月17日,《人民日報》福建分社的社長給我打電話,說:“下午會有車來接你,咱們一起去一個地方。”我問去哪里,他說:“現在你不要問,你就跟我來。”下午見了面,坐上車,他才告訴我去赤溪村,一路上也沒再解釋什么。

2月18日下午,人民網總裁和我們連線,他說:“請大家明天一定要精神飽滿,總書記要和你們視頻連線!”我當時聽了感到非常震撼,總書記要跟我們對話!那我要怎么說呢?我覺得,習書記在寧德和我們是很親近的,無論如何都要帶著真感情和他對話。

2月19日,視頻連線開始,先由赤溪村黨支部書記向習近平總書記匯報1分鐘,總書記再和他進行對話后,就輪到我了。看到總書記就像站在我們面前一樣,我一下子就激動了,鉚足了一股勁,大聲地說:“總書記,新年好!請允許我代表鄉親們給你拜個年!回想你在寧德工作的日日夜夜,我們都歷歷在目,記憶猶新,我們大伙都非常想念你呀!赤溪村脫貧致富有如此變化的今天,印證了你在批示中的16個字:‘艱苦奮斗、頑強拼搏、滴水穿石、久久為功’。”其實心里還有很多話想對他說,但時間所限,我最后講了一句話:“總書記,鄉親們熱切盼望你回寧德走走,到赤溪村看看!”這一講,一下子就把總書記的感情牽動了起來,他深情地講道:“紹據啊,看到你我感到很高興。一聽說你已經退休了,我很感慨,當年我們一起下鄉的時候你還是個小伙子。當年,我們的下鄉調研還是比較深入的,所以現在我特別注重倡導在地方工作的同志能夠深入基層,新聞戰線的同志也要多接地氣,這樣才能了解真實情況。你幾十年前報道赤溪村的情況就很有新聞價值。赤溪村脫貧致富的歷程就是全國扶貧工作的歷程,要很好地總結。紹據,你是當地的‘活地圖’‘活字典’,要很好地幫助大家總結扶貧經驗,提供一些實際情況,為下一步全國全面擺脫貧困、建成小康社會發揮余熱。最后,也祝你們新春愉快,生活幸福、事業興旺!”原本計劃4分多鐘的視頻連線,總書記跟我講話就講了3分20秒。聽著總書記的親切話語,望著他充滿喜悅的神情,我一直熱淚盈眶。

采訪組:那一次視頻連線對赤溪村、對您產生了怎樣的影響?

王紹據:當天下午,很多朋友甚至在國外的朋友都給我打電話表示祝賀,打得我手機一直發燙。回家后我也不敢隨意出去,很多陌生人看到我都高興地和我打招呼說,“你真厲害啊,能跟總書記視頻連線”。直到4個多月過去了,我在街上走,還有出租車司機在我旁邊停下來,說:“我認得你,你是和總書記視頻的那個人!”說著,還讓我免費坐他的車。我知道我是沾了總書記的光,這代表著大家對總書記的尊敬和愛戴。

這次視頻連線對赤溪村的影響就更大了,總書記相當于為赤溪村做了一次廣告。第二天就有很多人慕名而來,想幫助赤溪村盡快致富。我舉一個例子。視頻播出以后,廈門有一個人專程自駕來到赤溪村,看到村里很多女同志包著頭巾,他問是什么原因,女同志就說是患了偏頭痛,到處都治不好。他就拿出家里祖傳的秘方免費為她們治療。他后來連續來了8次,帶著自己熬的藥,把村里的人都治好了。村民們做了面錦旗送給他表示感謝,他說:“這要感謝總書記呀,沒有總書記的視頻,我也不會知道赤溪村,更不會來到赤溪村。”

采訪組:作為曾經和習近平同志一同工作過的新聞人,您還有什么切身感觸嗎?

王紹據:總的來說,在我與習書記有限的相處中,有一個很深刻的體會,就是在習書記身上,無時無刻不體現著一種務實精神。具體體現為五個“實”:一是為人樸實,他從廈門到寧德來當地委書記,可以說是一方主官,但他從不擺闊氣,辦公、開會的地方都原封不動,住也是在地委提供的舊宿舍里。他穿的衣服非常樸實,我看穿得最多的就是三件:夾克衫、中山裝,冬天還有一件羽絨服。二是待人誠實,就是非常平易近人,沒有官架子,經常主動跟別人打招呼,和什么人都能聊上幾句。三是講話真實,他怎么想就怎么說,不會拐彎抹角,正確的事情就支持,錯誤的就反對,不做“好好先生”。四是工作踏實,從來都是一步一個腳印,踏踏實實地干,不講虛的,也不好高騖遠。就我們閩東扶貧來講,他一直堅持“弱鳥先飛”“滴水穿石”,這是他治理閩東的名言,也是科學的發展理念,是他經過仔細調研、總結經驗后針對閩東實際情況提出來的。五是領導務實,他在寧德不論是扶貧、創收還是開展文化活動、發展經濟,都是貼近寧德實際、貼近老百姓生活去做的,而不是急于燒“三把火”,或是搞什么“大干快上”。

我在新聞宣傳口工作了一輩子,從農村出身的農民通訊員到小縣城里的一個專職新聞干部,成長為一個地方黨報的總編輯,我感謝習書記的信任和重托,感謝他對我一片赤誠的肯定與鼓勵。正是他在閩東期間所體現出來的對閩東振興的殷殷期盼,鼓舞著我在新聞戰線上不斷做著鼓與呼的工作。他對閩東方方面面工作投入的大量心血、為寧德建設勾畫的長遠藍圖,我都努力通過新聞宣傳的手段傳遞出去,讓更多的人了解閩東、了解習書記的施政方略。他30年不曾更改的對閩東的厚望,是我們進一步扎扎實實做好工作的動力。我會按照他的囑托,做更多為閩東發展發揮余熱的事情。

采  訪  組:田玉玨   薛偉江   李  政

文章原標題《“習書記身上始終體現著一種務實精神”——習近平在寧德(十五)》,刊載于《學習時報》2019年6月24日第3版。

責任編輯:劉寧芬




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寧德網簡介 版權聲明 聯系我們 加入我們

寧德網 版權所有,未經寧德網書面特別授權,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
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:3512014001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:1309374

廣告聯系:0593-2831322 職業道德監督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 新聞熱線:0593-2876799

寧德市新媒體網絡傳媒有限公司 地址:寧德市蕉城區蕉城北路15號閩東日報社三樓

閩ICP備08006857號 網絡舉報監督專區

曾道人两码中特